当前位置: 大阳城集团 > 党建工作 > 正文

广西望高中布置个性暑假作业 凸显家庭阅读尴尬

时间:2019-11-19 23:06来源:党建工作
8月27日,在桂南一偏僻县城居住的小方回到学校,交了语文暑假作业——亲子共读的两篇读书笔记。交作业时,小方有些心虚,因为,妈妈的读书笔记其实是她代写的,上面虽然签着妈

  8月27日,在桂南一偏僻县城居住的小方回到学校,交了语文暑假作业——亲子共读的两篇读书笔记。交作业时,小方有些心虚,因为,妈妈的读书笔记其实是她代写的,上面虽然签着妈妈的名字,但实际上,妈妈并没有读过那本书。在广西希望高中初二语文老师小李的办公桌上,堆着40多份读书笔记,老师初步统计发现,不少“父母读书笔记”,实际由孩子代写、父母签名。这样的情况中,资助生占了大部分。

  家中藏书只有两本

  广西希望高中是由广西希望工程办公室、广西青少年研究会与企业界精英等机构共同创办的全日制寄宿中学,有初、高中两个部分。初中部超过半数的学生为资助生,部分资助生不仅能免费就读这所中学,每个月还能拿到生活补助。

  暑假前,全校的语文老师给学生布置了个性暑假作业——和父母共读一本书,然后分别写读书笔记。从拿到作业的那一刻起,小方就开始犯难。她的父母都在县城打工,每天清晨六七时已经出门了,很晚才能回来,不可能有时间读书。事实上,小方家的藏书非常有限,到目前为止,家里只有2本课外书,一本是表姐送的,一本是借同学的——同学大方地让她不用还了。在上初中之前,除了课本之外,她没有读过任何课外书,也没有看到父母在家看书。

  放假前,小方从班级书架里借了日本著名作家黑柳彻子写的《窗边的小豆豆》。这本书以一个孩子的视角,描写了一个在外人看来“有点怪”的孩子的心理世界。它是日本历史上发行量最大的一本书,被译成33种文字传播到世界各地。小方希望父母读了这本书之后,对孩子们的精神世界有所了解。但是,整个假期,她虽然和父母住在一套房子里,却很少碰面。妈妈仍然忙得脚不沾地,更别说停下来看一页书。小方在外公家住了一天,曾把这本书读给外公听,希望外公帮写家长的读书笔记,外公连说“听不懂”。小方还想叫同为打工者的舅舅帮忙,但舅舅也没有空。最后,为了完成作业,她便只能按自己对大人的揣测,替妈妈写了读书笔记,然后请妈妈签字。

  同为资助生的小飞稍微幸运些。他的妈妈在南宁市的一个饮食摊点打工,这个只有中学文化的女子,在工作的间隙,花了整整一个月认真读完这本只有200多页的书,然后非常感慨:如果自己早一些读这本书,对小飞的教育可能更好些。让她尴尬的是,虽然感触良多,她无法用文字表达出来,因为,除了名字,她不写字已经很多年了。最后不得不自己口述,让儿子组织语言,然后签字。 

  优等生不一定写得出好作文

  “亲子共读只是我们整个阅读推广计划中的一环。”广西希望高中的校长助理席春梅介绍,课外阅读在该校初中阶段的语文教育中占非常大的比重。学校要求每位学生平均每周读一本课外书,写一篇读书笔记,大部分的孩子一个学期可以完成20本左右的课外阅读量,一些孩子甚至能读到40多本。为了让孩子有更多的时间阅读,每周的语文课比常规的学校多3节,孩子可以在课堂上读课外书。此外,学校请来专业人士为孩子设计书目,开阅读欣赏讲座,力图让阅读成为孩子的“生活方式”。

  在这样一所以资助生为主体的学校,为何要如此卖力地推广阅读?席春梅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拿出办公桌上的几份低分语文卷,不少试卷的分数只有二三十分。这是该校今年初一新生的语文摸底试卷,学生中有一定比例的资助生。

  席春梅介绍道,只要是语文课本上的东西,孩子们都能答得很好,但是,一些开放性的提问,特别是课外阅读题,很多孩子交的是白卷。比如,试卷中有一道题是写出几本课外书的书名,并介绍其中一本的主要内容。小学语文要求孩子读《傅雷家书》等4本课外读物,资助生以及来自农村小学的孩子,能准确地写出这些书名,但是,主要内容却是空白。这说明,孩子们很可能没读过这些书。

  语文老师小李也告诉记者,之前提到的小方其实是一名各科都非常优秀的农村孩子。一年前她在语文摸底测验时,对课本内的知识点都回答得十分正确,但是作文却只写了一两百字,而且没有写完。“村小条件有限,孩子的家庭又没有阅读氛围”,而作文能力又是要通过一定量的阅读来提高的。优等生写不出作文,这让学校决定,必须为孩子补上这一课。“用阅读抹平教育资源的差异”,便是一名语文教师在学校读书节上提出的口号。 

  让阅读从学校走向家庭

  记者阅读亲子共读的作业发现,不少资助生家长写的读书笔记只有短短一两百字,有时一句话里就有几个错别字。不少读书笔记只是简单地概括了书的内容,事实上,这些内容在书的简介上就有,多数人无法提出个人的见解。但是相比之下,无论从篇幅、质量还是字迹,他们孩子的读书笔记都完成得更好。

大阳城集团,  即便是这样,老师们还是能体会父母的不易。“我们能感受到,其实很多资助生的父母,已经在尽可能认真地对待这次假期作业,只是一些客观因素,让他们无法高质量地完成。”语文老师小李说。而教初三语文的林老师告诉记者,一名在菜市卖菜的妈妈,是在菜摊上用南国早报教会孩子认字,并且从小就培养了孩子阅读报纸、了解新闻时事的习惯。本次亲子阅读,菜贩妈妈按照女儿的喜好,共同阅读了郭敬明的畅销奇幻小说《临界-爵迹》。“虽然她只写得出‘重复简介’的读书笔记,但是,你能说这样的笔记不优秀吗?”

  很多受资助的孩子向记者抱怨,父母成天为生计而奔忙,自己是住校生,平时很少见面,假期回到家里,也难有时间交流。即使有时间,也很难找到共同的话题,经常是你看你的电视,我看我的书。

  “越是平民家庭,父母越是没有时间,我们越是希望通过一些方式,能让父母和孩子抓紧有限的时间,进行有效的沟通。共读一本书,不仅能让父母子女找到相同的话题,还能在讨论中互相理解对方,并在家庭中培养阅读的习惯。让阅读从学校走向家庭。”席春梅在说这番话时,有意地避免了“贫困生”这样的字眼,而是统称他们为平民家庭的孩子。席春梅说,学校推行平民教育,不论是怎样家庭的孩子,都能享受同样的教育资源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希望孩子把在学校培养的学习习惯和生活方式带回家,完成整体的教育环境的提升。

    更多信息请访问: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

  特别说明: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,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编辑:党建工作 本文来源:广西望高中布置个性暑假作业 凸显家庭阅读尴尬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