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大阳城集团 > 国际学校 > 正文

【大阳城集团】南方日报:以政府绩效评价推进幸福广东建设

时间:2019-11-19 23:36来源:国际学校
南方日报2月20日A07版刊载建设幸福广东,必须创新政府行为的“指挥棒”。将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竞争上升到整体绩效及幸福指数的竞争,不失为推进幸福广东建设的有效路径。 所谓“

南方日报2月20日A07版刊载建设幸福广东,必须创新政府行为的“指挥棒”。将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竞争上升到整体绩效及幸福指数的竞争,不失为推进幸福广东建设的有效路径。

所谓“幸福广东”,在笔者看来,就是将持续30多年的GDP最大化的政府公共政策导向转向国民幸福指数最大化导向,当然,这一转变将充满艰辛。

幸福指数不等于国民幸福总值

所谓国民幸福指数,简言之,是衡量人们对自身生存和发展状况的感受和体验,即人们的幸福感的一种指数。根植于古典经济学“最大化幸福”原理,被定义为效用的幸福或快乐是人类追求的终极价值,也是政府公共政策的基本目标。30多年来,幸福指数的评价在全球呈现了多样性,但美国密歇根大学罗纳德·英格哈特教授所公布的指数体系具有较广泛的认同性。这一体系针对个体对象,采用单一问题(幸福感程度)让被访者作出回答。1972年,不丹王国率先在国民幸福指数的基础上衍生由经济增长、环境保护、文化发展和政府善治等要素组成的“国民幸福总值(GNH)体系”。很显然,幸福、幸福指数、国民幸福总值及幸福考评体系不是一样的概念。幸福指数是对国民幸福感的主观评价,不存在地方特色,没有什么数据源比公众自身更了解心目中的“幸福”是什么。GNH与GDP一样为核算体系,不同在于GNH强调社会经济的可持续与均衡发展。

民间评幸福指数才有生命力

和政府绩效评价一样,幸福指数的评价主体,或者说由谁来评价十分关键,决定评价结果的公信力和可信度。在我国的现实环境中,公众幸福被认为是政府的责任,如果由政府主导来评价明显存在利益的关联性。既然“幸福要老百姓说了算”,那么,多元评价主体,尤其是由民间来评价幸福指数是逻辑的必然。从国际经验来看,国民幸福指数并非稳步增长,如果指数下降了,由政府来评价的结果能否公开便成为一个大问题。民间机构以超然的立场可以不考虑或少考虑这些因素,避免造成所谓“被幸福”现象,更能防止“先制造不幸福,之后去追求幸福”的怪圈。

“幸福广东”并不意味着经济方式自然转型升级,民生福祉自动改善

大阳城集团 ,“幸福广东”是一个多元的概念范畴,提出这一发展理念,背后的原因在于30多年来我们信奉的GDP至上主义已走进死胡同,环境、资源及公共服务等因素均无法支持GDP的高速增长,GDP最大化的政府政策导向必须转向。当然,“幸福广东”并不意味着经济方式自然转型升级,民生福祉自动改善。本质上说,“幸福”的实现涉及两个重要关系:一是国家幸福与国民幸福的关系。避免在所谓“国家幸福”的名义下,国民“被幸福”,或者是“先制造不幸福,之后去追求幸福”。二是幸福与民主、自由、富强的关系。2006年,胡锦涛主席在耶鲁大学演说时就明确提出要“关注人的价值、权益的自由,关注人的生活质量、发展潜能与幸福指数”。

以政府绩效评价推进幸福广东建设

有什么样的考核指标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行为。要推动经济社会转入以人为本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轨道,建设幸福广东,必须创新政府行为的“指挥棒”。政府绩效评价反映了政府管理寻求社会公平与民主价值的发展取向,贯穿了公共责任与顾客至上的管理理念,评价指向“公众满意”与“结果导向”,而公众满意是公众幸福的表现。将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竞争上升到整体绩效及幸福指数的竞争,不失为推进幸福广东建设的有效路径。毋庸置疑,任何领域的发展都离不开政府进步的影响,而发展中的不足也大多能从政府缺失中找到缘由。以政府绩效来看待及评判发展有着现实意义,它为政府的理想职能、政府竞争的方向、政府变革等议题增添了具体的民间标准。这是比排行榜更核心的价值,显示了社会对政府的期待。

编辑:国际学校 本文来源:【大阳城集团】南方日报:以政府绩效评价推进幸福广东建设

关键词: